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陆 | 注册 | 订阅
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差点和黄峥成为创业战友,他说创立蘑菇街不追求流量

        2019-11-29 14:08 | 作者:

        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是校友,差点儿被黄峥拉着一块儿创业。与黄峥追求流量不同,陈琪认为,所谓的流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,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总时长已近见顶,各家都在拼命争夺用户时长,谁是耗时间的产品,谁就是所有人的敌人。

        文|《中国最新毛片家》记者 程璐

        编辑|李薇

        头图摄影|程璐

        “我们所处的是超级红海。”

        近日,蘑菇街创始人、CEO陈琪在接受《中国最新毛片家》独家专访时,这样总结蘑菇街所处的赛道。他清醒地认识到,当消费者面对纷繁复杂的商品发现路径,很难去要求他们忠诚;而另一方面,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总时长已近见顶,各家都在拼命争夺用户时长。

        入冬的杭州阴冷,陈琪当天穿了一件时尚的白毛衣,颠覆了外界对“理工学霸最配格子衫”的认知。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的陈琪曾是阿里最资深的UED(用户体验设计),由于“对审美要求高”,他选择了时尚女性垂直电商创业,于2011年创立蘑菇街。在阿里、京东、唯品会几大巨头之间,蘑菇街硬生生挤出一条路,于2018年12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。

        上市近一年,在超级红海中的蘑菇街和陈琪都没迎来高光时刻,反而遭到各种质疑:股价从25.69美元/股高位跌去近九成,市值缩水至2亿美金;活跃用户数量持续下降,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前12个月,平台年度活跃用户数为3280万,环比上一季度减少了170万。

        外界纷纷评价“蘑菇街身处低谷”。面对《中国最新毛片家》,陈琪坦言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事实,也并毫不忌讳谈论它们。不过,他同时强调,蘑菇街已经过了低谷的时刻,正加大马力迅速往前跑。

        陈琪会带着蘑菇街怎么跑?

        “从宏观上的竞争来说,移动互联网的总时长不涨了,谁是耗时间的(产品),谁就是所有人的敌人。”陈琪分析,“在我看来,蘑菇街每天的活跃用户数还不如总活跃时长来得重要了,时长才代表了真正的客户价值。”

        在陈琪眼里,直播是如今互联网,尤其是电商领域最耗时、最能留住用户的不二之选,他把蘑菇街的翻身赌注押在了直播电商。这意味着,不管是淘宝直播,还是快手直播,抑或小红书,都是蘑菇街的正面竞争对手。

        2019年,直播成为电商av在线的新关键词,淘宝直播、快手直播均已入局,且来势凶猛。不过,作为最早开始尝试直播卖货的电商平台,蘑菇街直播虽然早在2016年就已上线,却赶了个晚集,未能将先机化成领先优势。

        这里有个经典的故事。直播是陈琪拍了桌子才决定要做的,他当时力压所有反对意见,清空了一层楼,让100多人进去封闭开发。不过,刚开始的时候,直播的用户价值并未显现,卖货的主播甚至一上来就唱歌跳舞,也没什么人买货。培育了一两年,随着整个直播av在线愈渐成熟,好的品牌与货源纷纷进入直播渠道,直播的转化效率才不断提升。据陈琪透露,直播渠道已经占到蘑菇街接近一半的销售额。

        事实上,在整个蘑菇街总部,都是穿着时尚靓丽的“小哥哥”“小姐姐”,最新毛片AV电影还单独开辟了两层空间,作为专门的选品间和直播间。供应商们会把每季的新品拿来供主播们选择,而一些没有场地直播的主播们,则会选择直接在蘑菇街总部提供的直播间进行直播。

        陈琪认为,这是蘑菇街和其他直播平台最大的不同,蘑菇街在于培养主播,给他们赋能,“我们为大家创造很厚的土壤,主播们都可以去成长和发展。当整个平台变得更加丰富、更加强大的时候,生态本身的竞争力就会显现出来。”

        蘑菇街发布的财报显示,该最新毛片AV电影2020财年第一季度(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)GMV(商品交易总额)为41.72亿元,其中直播业务GMV同比增长102.7%,占平台GMV总量的31.5%,直播业务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40.6%。陈琪强调,直播已成为蘑菇街业务增长的核心驱动力。

        直播业务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蘑菇街的财务数据。2020财年第一季度,蘑菇街营收2.489亿元,其中佣金收入占比过半为1.294亿元,同比增长10.0%;营销服务收入由2019财年同期的1.018亿元同比减少12.3%至8920万元;虽然最新毛片AV电影仍有4230万元的净亏损,但较去年同期降低了43.5%。

        其实,面对下跌的用户数量,“流量到底还重不重要?”这个问题也困扰着陈琪。在近期最新毛片AV电影一场内部战略会上,他和团队还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。陈琪认为,如今,所谓的流量已没有那么重要了,客户才是重要的;用户不再是面目模糊的数字,而是一个个有具体画像的客户。

        在“每天1000万的用户流量”和“一年1000万的客户”之间,陈琪宁愿选择后者:“我觉得,商业世界已经发生变化,谁还想着说以流量的方式经营?当你手上拿的是真正的客户时,你这个最新毛片AV电影才能长期有效地发展下去。”

        回首过去八年,蘑菇街风头正盛时是在2015年。当时,蘑菇街拿下了与另一家时尚垂直电商美丽说合并的主导权。不过,这场合并也为蘑菇街日后的发展埋下了隐忧。

        2015年是互联网av在线的并购年,滴滴快的、58赶集、美团大众点评,以及蘑菇街美丽说,四起并购案先后在这一年发生。当时,美丽说与蘑菇街合并后的新最新毛片AV电影估值近30亿美金,远高于蘑菇街现在2亿美金的市值。

        随后,两家最新毛片AV电影合并后的艰难重组却出乎陈琪的意料。在整合结束后,美丽说除了其创始人徐易容等十几位高管团队退出,惜才的陈琪让剩下的人全留了下来。面对这一群来自清华、北大、斯坦福的高材生,他没能下得了狠心。日后陈琪总结,他创业以来最后悔的决策就是这个。

        蘑菇街与美丽说的业务太像了,根本不需要两个完全不同的团队,整合后约一年半的时间,双方都沉浸在很难融合的境况里。“只后悔这一件事情,当时真的没有任何经验。”时隔数年,回忆那场合并后的整合过程,陈琪依然充满了遗憾和悔意。

        陈琪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同为校友。而作为师弟们,他与黄峥还共同师从浙江大学毕业的孙彤宇——淘宝首任CEO,就连陈琪出走淘宝创业,也有黄峥鼓励的因素在。

        “我还在淘宝工作的时候,他(黄峥)还在做手机,想挖我,一天中午请我吃了一顿饭,结果我刚回到最新毛片AV电影,孙彤宇就知道了,他们谍报工作都好厉害。”虽然没有和黄峥成为创业伙伴,陈琪对黄峥仍然充满感激,“我们用的第一台服务器还是他(黄峥)赞助的”。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陈琪、黄峥和阿里巴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蘑菇街和拼多多如今却同属腾讯阵营,只不过,两人却是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。陈琪曾有过六年的淘宝工作经验,蘑菇街最开始也是与淘宝强相关,早期以导购模式为主,收入主要来自淘宝的交易佣金。